閱讀歷史
換源:

第七百二十一章 交手的后續

作品:微塵傳|作者:過路的風子|分類:武俠修真|更新:2020-12-28 21:02:16|下載:微塵傳TXT下載
  微塵傳第七百二十一章交手的后續為何又被帶著遠離?

  這一刻四人心中全是有這個疑問,但很快他們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轟的一聲巨響,四人的耳朵都被震得嗡鳴起來。一股恐怖的沖擊波隨后而至,四人臉上的皮膚皆是受到了極力的擠壓。好一會兒,沖擊波才算是過去。

  忍受著耳鳴和臉上的痛苦,四人皆是朝著剛剛聲源的方向看去。只見那個方向,正是他們剛剛來的方向。至于那聲巨響,乃是來自那片空間出現的巨大裂痕。不用說,那沖擊波也是來自那里。

  “好家伙,這么厲害!”

  艱難的咽了咽口水,王小安看著兩位躍凡修士說道。

  聽到王小安這話,文士只是微微的笑了笑。游俠則是輕輕搖頭,笑罵了一句。

  “傻小子,這只是個開頭而已!”

  王小安聞聽此言,不由得炸了眨眼。他實在想不出,接下來還會有什么事情發生。別說是王小安一個人好奇,就連許成林他們也是好奇。畢竟這樣的情況,他們還是第一回見到。

  正待四人納悶兒的時間,一聲聲如同冰裂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四人定睛一瞧,發現遠處的那個空間裂縫開始向外蔓延了。

  “那個......那個咱們要不要遠離一點啊。”

  見到遠處的情況,石不轉再次舊事重提。

  許成林三人聽了,后背猛地就是一悚。原因無他,他們三個是被石不轉嚇到了。每一次他說這句話,都會有不怎么好的事情發生。幾人下意識的就認為,他這次開口情況也應該差不多。

  “哈哈!別提心吊膽的,有我們在這你們就把心放肚里吧。”

  見到許成林等三人的樣子,天龍門的躍凡修士忍不住的大笑起來。

  聽到這調笑般的話語,許成林幾人也算是反應過來。

  對啊!慌個毛!自家的躍凡修士就在這里了,出了事情難道還會丟他們而去。想到這里三人皆是恢復了神情,同時還不忘丟給石不轉一個幽怨的眼神。

  石不轉心中大叫冤枉啊!他不過是好心的問一句,并沒有說別的好不好。先前他兩次開口,不過是為了大家的安全考慮而已。至于之后發生什么事情,那和他有什么關系。即便是有關系,那也是他有預見好不好。

  “哈哈哈!”

  見到四人之間的小動作,九華書院的躍凡修士也是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聽到這笑聲,四個人是對視一眼,也是不由得笑了起來。他們這笑聲剛剛起來,便是再次聽到一聲巨響。四人的笑聲,直接被巨響淹沒。他們再次將注意力轉移,看向巨大的空間裂縫之處。

  與此同時,四人見到空間裂縫之中溢出了靈光。他們剛要詢問身邊的兩名躍凡修士,便是見到空間裂縫出光芒陡起。銀白色與火紅色耀眼的靈光相互交纏,形成一道通天徹地的光柱,照耀的人雙眼睜不開。

  見到這景象,許成林感覺有些熟悉。他覺得眼前的這一幕,自己似乎似曾相識。

  未待許成林想起來自己是在哪里見過這一幕,一聲呼喊便是在他身邊響起。

  “我見過這一幕!是的,我絕對見過!”

  許成林聞言望去,見到說這話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王小安。

  “我也見過!”

  陳洛雪也被王小安的聲音吸引,她回頭也是皺眉說了一句。

  “我也見過的。”

  石不轉猶豫了一下,也是跟了一句。

  聽了這話,許成林不由得奇怪起來。四人都是見過這個景象,說明這事是他們在一起的時候見到的。順著這個思路往下想下去,許成林瞬間鎖定了一個時間段。

  許成林雙眼一睜,頓時想起了自己何時見過這一幕了。

  “凈土之亂結束的時候,最后離開之時似乎就見到過這一幕。”

  “我們是在離開凈土的時候見到的!”

  揭曉答案的既不是王小安也不是陳洛雪,而是一直開口最少的石不轉。

  幾人看了眼石不轉,心下也是恍然。凈土之亂的最后的一幕,作為本地修士的石不轉如何不記憶深刻。

  “可以啊,幾個小鬼還經歷過凈土之亂!”

  聽到關于凈土的話題,游俠立即是反應過來四人再說什么了。忍不住的,他就是輕輕贊嘆了一聲。

  “師叔當時也去過?”

  聽到自家師叔的贊賞,王小安好奇的問了一聲。

  “怎么?只許你們過去,就不準我們也在嗎?”

  “哈哈,豈敢豈敢。只是沒想到,我們當初還曾在一起戰斗過。”

  “這倒是!誰會想到你們幾個小鬼,當初也去過那里。”

  幾句話之間,幾人的關系便是拉近了不少。他們還想再聊些別的,突然見到那通天徹地的光柱有了變化。

  只見從空間裂縫中鉆出七顆光芒奪目的通紅火球,火球在空中不斷變換著軌跡,給人一種玄奧莫測之感。四人這次是學乖了,并沒有第一時間詢問兩名躍凡修士是怎么回事。因為他們感覺,接下來還會有事情發生。

  正是這樣想著的時候,四人便見到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但見緊隨著七顆火球出來的,是兩條銀白色的巨龍。從那兩條銀白色的巨龍身上,許成林等人感到了熟悉的氣息。

  一條巨龍身上,幾人感覺到了九華書院的劍氣。另外一條巨龍身上,他們感覺到的是天龍門的槍芒。

  “那兩條銀白色巨龍,應該是出自兩位師叔之手。而那七顆軌跡玄奧的火球,應該是那銀發道人的手筆。”

  四人互相看了一眼,心中皆是有這個想法。

  兩條銀龍猙獰異常,一出空間裂縫便朝著七顆火珠追去。不過是幾個呼吸的功夫,銀龍便追上了火珠。有如真的龍戲珠一般,兩條銀龍將七顆火珠玩弄在股掌之間。許成林四人看了,不由的嘖嘖稱奇。

  但雙龍戲珠一幕落在文士和游俠眼中,卻又是另一番的情景。二人對視一眼,游俠不禁說道。

  “這銀毛老道有些本事啊,我們的銀龍竟然一時間吞噬不了這火珠。有點意思啊!”

  文士輕輕點頭,也是跟著說道。

  “呵呵!畢竟是同級別的招式,哪有這么容易化解的。是我們的攻擊合到一起,當然能夠輕松拿下。像如今這樣分開攻擊,其實就是一對一的拼力。不過這銀發道人也是有些本領,竟然能夠將火屬性的法術壓縮到如此程度。再配合上一些陣法增幅,的確是不得了的招數。”

  就在二人說話之間,銀龍與火珠終于有了變化。但見一顆火珠被銀龍緩緩吞噬,剩余六科火珠的移動速度猛地慢了不少。一顆火珠被吞噬,拉開了銀龍吞噬的序幕。之間兩天銀龍接二連三的將火珠吞噬。沒過一會兒的功夫,七顆火珠就被吞噬的只剩下了一顆。

  再看兩條銀龍,他們也不是毫無變化。火珠進入銀龍體內之后,發生了一連串的爆炸。每一次爆炸,兩條銀龍的體型都是要小上幾分。當每條銀龍都吞噬了三顆火珠之后,他們的體型已經由原來的數十丈縮小到了十幾丈。

  終于,兩條銀龍開始對最后一顆火珠下手了。這一刻他們沒有了之前的追逐火珠的默契,一齊朝著最后一顆火珠飛去。看他們的樣子,似乎都對這最后一顆美味的火珠勢在必得。

  可憐的火珠最終被兩條銀龍一起咬住,下一刻耀眼的銀光與巨響一起傳來,

  轟!一條銀龍炸了,另一條銀龍也跟著炸了,那被二龍咬住的火珠也隨之一起炸了。

  劍氣、槍芒和各種火屬性的法術一瞬間爆發,周圍的空間仿佛坍塌的一般朝著爆炸中心倒去。一點微弱的光芒,在爆炸中心緩緩升起。隨著爆發范圍飛快的朝著四處擴大,那中心的光芒也在變得越來越亮。

  終于,駭人的沖擊波壓制不住了。一股狂暴的沖擊,以氣吞天下的氣勢席卷四周。與此同時,爆炸范圍擴大的更快了。中心區域的光芒也變得更加明亮,幾乎到了人眼不能直視的地步。

  是幾個呼吸過后,那光芒進化成了一道細弱的關柱。但那光柱中所蘊含的力量,卻是無人敢小覷。光柱刺破了爆炸,接著便直通天地的照耀而去。而整個爆炸波及的范圍,也似是放了氣的球一般,終于停止了擴大。

  迎著沖擊波一波一波的襲擊,許成林四人勉強是看清了如今的情景。一道稍顯細弱的光柱直直的插在爆炸中心,看起來如同是帶著一顆長簽的糖葫蘆一般。

  這看起來好笑的一幕,卻是無人能夠笑得出來。四人能夠清楚的感應到,換作是他們任何一人被此波及,都是有生命危險,即便是四人的力量合到一處,也頂多是逃得性命而已。

  “估計要幾盞茶之后才會消散,我們就在這看著點吧,省的有人不小心進入殞命其中。”

  看著遠處的情景,游俠嘆了口氣說道。

  “也只能如此了,誰會想到那個空間會如此羸弱。早知道會這樣,咱們就出手輕一點了。不過話說回來,當時也想不了太多了。畢竟那銀發道人,還是有些本領的。”

  “你這一說我才想起來,咱倆費了半天的勁兒,似乎讓那銀發雜毛跑了!”

  游俠后知后覺,才想起這回事來。

  文士輕輕一笑,搖頭說道。

  “沒辦法啊,誰讓他一個人,咱們還要顧及到他們四個啊。總不能為了他,丟下他們四個不管吧。我們本就是來救人的,若是那樣的話,豈不是本末倒置了。”

  這話說得有道理,游俠聽了后無奈的點了點頭。

  而正當這時,文士的眉頭突然挑了一下。游俠見此覺得事情有異,急忙是開口詢問。

  “怎么了?”

  文士皺眉看向了光柱的下方,他瞇著眼仔細的打量。過了幾息之后,他這才面色古怪的說了一句。

  “在那個區域下方,似乎隱藏著一個空間。”

  游俠聽了之后,不由的挑眉朝光柱下方望去。但見光柱在地面之前,遇到了一層看不見的阻礙。明明可以穿透地面的光柱,愣是被那層看不見阻礙擋住了。

  “呵呵!有點意思啊,這是失之桑榆得之東隅的節奏啊。”

  游俠這話剛說完,便是見到光柱突破了那層看不見的阻礙。伴隨著如同水泡破裂的一聲輕響,濃郁的水屬性靈氣沖天而起。

  兩名躍凡修士見此情景,皆是不由得大驚。如此濃厚的水屬性靈氣,他們即便是在大海中也未曾感受。如今在這原來不是海的區域出現,如何不讓他們吃驚。

  吃驚過后,二人皆是放出神識朝那里探去。幾息過后,二人皆是仰天大笑起來。

  “哈哈哈!果然是失之桑榆得之東隅的節奏啊!”

  “是啊,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啊!”

  游俠毫無形象的仰天大笑,文士也是毫不顧忌的開懷大笑。

  許成林等人不知道二人見到了什么,但料想一定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