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換源:

第八十八章 綠帽之爭(上)

作品:這個詛咒太棒了|作者:行者有三|分類:都市言情|更新:2020-12-28 21:06:10|下載:這個詛咒太棒了TXT下載
  青城市高考體育場。

  醫療室。

  趙木茶與八荒姚躺在相鄰的床位,同時接受治療。

  距離他們五米外,還有一個傷號正在修養——陳凱子。

  陳凱子此時有些開心。

  因為終于有人能陪他了。

  昨天來了一個,但割完包皮就走了。

  雖然他不是很愛聊天,可獨自一人留守在空蕩蕩的醫療室內,體驗真的是很糟糕……

  “嘩啦。”

  約莫十分鐘后,治療八荒姚的醫療團隊掀開簾子,扶著少女慢慢走出。

  “骨骼全部接好了,感覺怎么樣?”

  八荒姚試探性的活動了下手腕,鞠躬:“謝謝,能活動了。您…您的醫術很厲害。”

  “那當然。”主治醫師摘下口罩:“怎么說,我也是3級醫療武者。旁邊那個陳凱子同學,昨天半只腳都踏進閻王廟了,都被我救了回來。”

  陳凱子:“……”

  “謝謝。”

  “回去吧,找你的校長辦理一下棄權程序。回家找個人用勁氣給你療養一陣就康復了。”

  “……我不能繼續高考了?”

  聞言,主任醫師挑眉:“當然不能。你現在不單單是傷勢的問題,身體透支也很嚴重,腎臟甚至還出現了衰竭癥狀。”

  “……”八荒姚沉默。

  見少女的表情,主任醫師就知道對方根本沒打算棄權,只得嘆了口氣:“我當然沒權利要求你怎么做。但身體是你自己的,活著才最重要。”

  “……有尊嚴的活著,更重要。”少女深鞠一躬,隨后走到趙木茶的床位,對著簾子后正在手術的身影,道:“對不起。”

  “……呵。”趙木茶的嗓音略顯沙啞:“登上擂臺各自為戰,誰都為了更進一步,有什么對不起的。”

  “謝謝。”

  “說起來……咳……”趙木茶痛苦的干咳了一陣:“如果我棄學,隨便找個公司當打手,簽上兩年合約,手術費……也就輕松湊夠了吧。”

  “……”八荒姚低頭。

  “只是我不甘心。我想上大學,我想有更好的未來,我也想成為有權、有勢的有錢人……但即使我有私心,這也不是我敗給你的理由。歸根結底,還是你強于我。高考的本質就是競技,我沒有什么好說的,你也不必對我道歉。”

  “……”

  “你走吧。如果實在愧疚我,就打贏陳宇,拿個狀元。敗在狀元手下……咳咳……也不算丟人。”

  “……呼。”八荒姚深呼吸一口氣,捂著隱隱犯痛的胸口,道:“我沒有太多的錢,生活費都是母親臨死前留下的那點。但這屆高考后,我的獎金足以給叔叔看病了。”

  “……你什么意思。”

  “這不是補償。我只是認為你配得上八強的獎金。”

  “所以呢?”

  “分出二十萬獎金給你,剩下的,幫我捐給孤兒院吧。”八荒姚露出一抹微笑,轉身離去。

  “……”

  半晌后,趙木茶艱難的伸手掀開簾子,卻只能看到少女模糊的身影,消失在炙熱的陽光之中……

  “她太偏執了。”主任醫師搖頭。

  “……”趙木茶沉默良久,幽幽開口:“所以她比大多數人更純粹。”

  “給你錢了,你就說好話。”角落的陳凱子冷笑:“果然沒有她純粹。”

  “你他媽閉嘴!咳咳咳……”

  ……

  同時間,擂臺上。

  當陳宇和馬麗登臺后,主持人立刻屁顛屁顛的趕來:“兩位同學,方便接受一下采訪嗎、”

  馬麗沉默:“……”

  陳宇沉默:“……”

  主持人見兩人都沒反應,便將話筒率先遞到馬麗嘴邊:“請問……”

  馬麗:“離我遠點。”

  主持人:“……”

  冷場半晌,主持人連忙調轉話筒,送到了陳宇面前:“陳宇同……”

  陳宇:“別嗶嗶。”

  主持人:“……”

  這時,帶著墨鏡的考官走上前:“考生不愿意接受問題,請您下場。”

  無奈,主持人只得又屁顛屁顛的離開了。

  “比試時間20分鐘,現在施加防護祝福。”

  “等一下。”陳宇舉手:“我不想要祝福,行嗎?”

  “不行。”考官搖頭:“這種祝福,主要是保護考生身體機能,增強考生的抗擊打能力,防止休克。”

  “……我總覺得你們整個高考組都在針對我。”

  “武法……”不理會陳宇的吐槽,考官調動勁氣,為兩人同時施加了相同的祝福加持。

  【受到祝福增益:臨時耐力-15%;臨時敏捷-20%;臨時體質-13%;臨時反應力-14%;臨時新陳代謝-22%;臨時生命力-20%;臨時休克幾率-24%;臨時骨骼堅硬-27%;臨時氣血上限-39%……】

  陳宇:“……”

  【受到心理傷害:精神 8】

  陳宇:“連擊,絕了。”

  “謝謝。”考官點頭:“我是武法專業,祝福是我的強項。”

  “你的編號能告訴我嗎?我以后找時間多給你們單位寫點舉報信。”

  “嗯?”

  “哦,是感謝信。”

  “那倒不用了,選手健康,即我所愿。”考官推了推墨鏡,高舉右手:“閑話少說,現在,比試正式開始!”

  “當當當!”

  鈴聲敲響,考官退后。

  中央大擂臺之上,只剩下陳宇和馬麗兩人。

  “小宇!加油啊!”

  觀眾席A區內,陳思雯賣力的大喊。她甚至還買了一個小旗子,左右揮舞。

  但她的歡呼聲,很快就淹沒在周圍觀眾的喧囂之中……

  陳宇活動了幾下筋骨,對馬麗勾勾手:“來,上吧。”

  “正所謂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做過你家兒媳婦,也吃過你家的飯。你必須要手下留情。”說著,馬麗從懷中掏出那頂綠帽子,戴在自己的頭上。

  陳宇:“……”

  “砰!”

  勁氣爆發,馬麗再無遲疑,幾個閃身就沖上前,一記左刺拳,擊向陳宇面門鼻梁。

  陳宇彎頭閃過,隨手一巴掌,就將馬麗的身形打歪。

  但失去重心馬麗,反而運用這股力道,跳起,分開雙腿,果斷夾住了陳宇的腰部。

  “嗯?”

  陳宇一愣,不等有什么反應,馬麗一雙拳頭就如貓爪般襲來。

  “武技——小拳拳捶你胸口!”

  “咚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咚……”

  【受到傷害:氣血 16】

  【受到傷害:氣血 18】

  【受到傷害:氣血 14】

  【受到傷害:氣血 15……】

  陳宇:“……”

  “咚咚咚……”

  連續打出一百拳后,馬麗翻著跟頭倒退,與陳宇拉開了距離。

  陳宇:“……你在這刮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