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換源:

第六十九章 萬惡之源

作品:三國之謀伐|作者:玩蛇怪|分類:歷史穿越|更新:2020-12-28 21:06:40|下載:三國之謀伐TXT下載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借口去上廁所的閻忠與借口幫他領路的陳暮在軍營深處隱蔽的角落碰頭。

  “子歸弟。”

  “誠漢兄。”

  二人相視一笑,雖通信許久,卻是那年自洛陽一別之后的第一次見面。

  當初在皇甫嵩軍營相談甚歡,渡過數月難忘的日子。

  沒想到再次重逢,已是五年之后。

  “子歸弟,閑話我就不多敘。你要小心那李儒,此人絕非等閑之輩。”

  閻忠四處掃視,低聲說道:“他此番來你軍營,其實是想要挾袁家,逼他們交出兵權,董卓不會真的彈劾袁紹。”

  陳暮微笑道:“此事,我已猜到,多謝誠漢兄。”

  閻忠見他胸有成竹的模樣,不由奇怪道:“子歸,你不擔心嗎?若是董卓上位,玄德怕是危險了。”

  陳暮搖搖頭:“我一點都不擔心,甚至還希望董卓上位。”

  “這是何故?”

  閻忠十分驚訝。

  因為他最開始以為劉備是打算以宗室身份攝政。

  手握兵權,又有救駕之功。

  如果能夠輔佐少帝,將來未嘗不是一個霍光。

  可董卓眼下就是攔路虎,不想著將他清除掉,還希望他壯大,這不是害自己嗎?

  陳暮笑道:“誠漢兄以為,董卓是何人?”

  閻忠沉思片刻,緩緩開口道:“狼子野心之輩也。”

  “不錯。”

  陳暮點點頭:“董卓之流,生性殘暴,必不甘久居人下。他若上位,你猜他會做什么?”

  閻忠搖頭道:“這我哪知道。”

  陳暮微微一笑:“他會以霍光自居,做禍亂朝政的權臣。”

  閻忠想了想,點頭道:“以他的性格,確有可能。”

  陳暮繼續道:“正因為如此,才要讓他更殘暴一些。正所謂欲使其毀滅,必先使其膨脹,最好讓他盡快掌控權力,洛陽再也無人與他抗衡。”

  閻忠目光盯著陳暮看了許久,過了好一會兒,他才說道:“子歸,你這不是想讓董卓毀滅,是想讓大漢毀滅呀。”

  陳暮笑道:“誠漢兄會在乎嗎?”

  “不會。”

  閻忠同樣笑了起來。

  他的名字是忠,字是誠漢。

  可惜他對大漢朝廷,從來沒有忠心可言。

  一個忠誠的人,不會向一個手握重兵之人建議南面稱制。

  一個忠心朝廷的人,同樣不會卷入進反賊浪潮里。

  韓遂馬騰曾經逼他做首領,最后激憤而死。

  你以為他是忠心為漢?

  錯了。

  他只是不想當韓遂馬騰的傀儡而死。

  所以閻忠不會在乎。

  陳暮眼眸中露出一抹寒光,繼續說道:“所以為了大漢天下早點覆滅,誠漢兄還得加點猛料。”

  “猛料?”

  閻忠納悶道:“怎么弄?”

  陳暮從牙縫間擠出幾個字來:“慫恿董卓廢帝!”

  “嘶!”

  閻忠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事兒。

  還真不是常人能想得出來的。

  那得多膽大包天,那得多對朝廷肆無忌憚,那得多對皇權毫無敬畏,無法無天,五毒俱全的人才能想得出來?

  在這一刻,閻忠忽然發現,陳暮從本質上來說,是一個比董卓還要殘暴的人。

  因為至少董卓現在還沒有干什么壞事,也沒有什么惡行。

  反倒是陳暮,在慢慢地,在一步一步,將董卓心中的惡,給勾出來。

  董卓的惡需要催發。

  而陳暮,天生就是惡!

  他就是這世間一切邪惡的根源。

  閻忠仿佛已經看到,如果董卓真的被慫恿廢帝,那到時候他會做什么?

  天下大亂,生靈涂炭,恐怕已經不遠。

  “子歸啊。”

  閻忠忍不住嘆息了一聲。

  “嗯?”

  “你應該已經沒有心了吧。”

  “這個嘛......”

  陳暮沉吟了片刻,長嘆道:“身處這世間.....也許心早就被狗吃了吧。”

  ......

  ......

  劉備親自出門送別董卓。

  董卓得了答復,興高采烈地回去。

  結果在營門口,剛好撞上了來找劉備的荀和等人。

  見到董卓他們離開,荀和陳琳逢記幾人都是皺起了眉頭,不明白這個關口董卓來做什么。

  “哦?”

  陳暮見到他們騎馬而來,頗為驚訝道:“原來是公舒先生,快請進。”

  劉備不認識荀和,低聲問陳暮道:“他們是何人?”

  陳暮便笑道:“大哥,我為你介紹一下,這是伯脩公之子,荀和荀公舒。”

  伯脩公?

  荀昱?

  作為僅次于三君之名望的天下楷模,劉備自然知道荀昱的名望,立即熱烈歡迎道:“原來是伯脩公之子,備見過荀先生。”

  眾人便入了營帳之內。

  這次過了飯點,而且對方是突然造訪,沒有提前通知,劉備就不準備宴席了,只上了酒水。

  幾人坐下后,荀和開口問道:“校尉,不知那董驃騎上門拜訪,是有何事?”

  冒然打聽人家的私事,是一件非常失禮的事情。

  不過荀和也四五十歲的人了,而且還是荀昱的兒子,劉備就不覺得失禮,回答道:“驃騎將軍想邀請我,一起聯合彈劾袁紹。”

  “什么?”

  荀和大驚失色,問道:“校尉答應了嗎?”

  劉備不解道:“此乃正義之事,袁紹帶兵入宮,四處屠殺無辜,還害得天子幾近蒙難,犯上作亂與謀逆無異,彈劾此等害群之馬,我自然沒有拒絕的理由。”

  荀和逢記陳琳三人對視一眼,同時起身告辭道:“校尉,我等還有事,不便久留,便先離開了。”

  他們是以為董卓在慫恿劉備,想追上去找董卓要個說法。

  等三人出了帳篷,劉備才納悶地看向陳暮道:“四弟,這是什么情況?”

  陳暮笑了笑,說道:“可能他們是順便過來拜訪大哥的吧,我與公舒先生也算有舊,就由我去送他們,大哥不必多想。”

  “哦。”

  由于荀和沒有跟他說此行的目的,劉備雖覺得奇怪,倒也沒想那么多。

  陳暮則追了出去,來到營門口,正見三人準備上馬離開。

  “公舒先生。”

  “哦?”

  荀和回過頭,見是陳暮,便道:“子歸有何事?”

  陳暮微笑著上前道:“我是想提醒先生,董卓此人,可不太好打交道。”

  荀和陳琳逢記三人臉色微變。

  自己過來都沒有說任何話,也沒有說來意,陳暮就已經猜到了他們的想法嗎?

  荀和故作不知道:“子歸誤會了,我并不是要去找董卓。”

  陳暮嘿嘿一笑道:“嗯,聽到董卓來意便走,再加上袁紹此時處境......嗯,我相信,公舒先生確實不是要去找董卓。”

  這說話陰陽怪氣的。

  荀和皺眉道:“不知子歸有何見教?”

  陳暮笑著說道:“我是想跟先生說,先生與董卓素無交情,你的話,他未必聽,要找一個能在董卓面前說得上話的人才行。”

  “誰?”

  荀和問道。

  陳暮緩緩說出一個人的名字。

  “袁太傅。”

  “袁太傅與董卓有交情?”

  荀和不了解內情。

  事實上,李儒之所以知道這件事,是因為李儒為三公府博士,執掌一些公文材料。

  所以他知道董卓十多年前做過三公府的司徒曹掾。

  而對于荀和他們這樣一不在朝為官,二跟袁隗沒打過什么交道的人來說,確實不清楚這一點。

  陳暮解釋道:“董卓曾經為太傅門生故吏,只有他,才能說動董卓。”

  “原來如此。”

  荀和恍然大悟道,沒想到這其中還有這一層關系,想到這里,他感激地看了眼陳暮道:“多謝子歸了,劉備這邊.....”

  “我盡力。”

  陳暮拍著胸脯保證。

  “好,子歸真乃仁人義士也。”

  荀和感動不已,說道:“那我先回去了,它日再敘。”

  “它日再敘。”

  陳暮拱手一禮。

  “告辭。”

  三人上馬離開。

  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陳暮依舊保持著微笑。

  嗯。

  讓袁隗去跟董卓談吧。

  最好把袁紹的兵馬,全部談給董卓。

  到那個時候,董卓再去找太皇太后商量廢帝的事情。

  反正董太后也是一直堅定地想立劉協,董卓有了太皇太后的支持,必然會釋放出自己心中的惡念。

  董仲穎。

  這大漢江山的破滅任務。

  就交給你了。

  可別讓我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