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換源:

第167章 白法和永生樹

作品:女神的黑色羽翼|作者:云端上的青鳥|分類:都市言情|更新:2020-12-28 21:02:13|下載:女神的黑色羽翼TXT下載
  然而,那一劍并沒有出現。

  奎尼突然發出一聲慘叫。

  玄塵睜開眼睛,迅速的轉過頭。然后,她看到了一個讓人無比震驚的景象。

  奎尼被怨靈包圍著,那些靈魂像無數支箭一樣不停的沖向他。奎尼揮舞著劍,想要劈開攻擊他的靈魂,可它們是靈魂,又怎么可能被一把劍殺死。憤怒的靈魂瘋狂的沖向他,在一次次的沖撞中,他的金色眼罩掉落下來,露出了那只猙獰的黑色魔眼。

  奎尼發出一聲可怕的咆哮,魔眼在他的眼窩里飛快的抖動。在奎尼的吼叫中,魔眼迸發出一股黑煙。奎尼和魔眼同時看向玄塵,在怨靈的襲擊中,它牽引著奎尼的身體慢慢走向玄塵。

  玄塵抽出涅凡的劍,擋在前面。盡管玄塵的劍法很差,也沒有召喚靈力的能力。

  “愚蠢的凡人……你做的好事……”奎尼張開嘴,像是魔眼發出嘶嘶的喊叫。

  “不論你是誰,我絕不讓你的陰謀得逞,我絕不讓任何人揭開這道封印。”玄塵端著沉重的劍大喊。

  怨靈在攻擊著奎尼。

  但是,它們的力量阻止不了奎尼的魔眼。頭上的樹冠劇烈的抖動著,發出更響亮的沙沙聲。

  就在這時,一束光從龍骨匕首撕開的縫隙射了出來。那束光越發的強烈,在空中變成一頭展開翅膀的天鹿獸,在無數個怨靈的憤怒中,與青色的靈魂一并沖向了奎尼。那就是一道鋒利的尖刺,貫穿了奎尼的魔眼。

  奎尼捂著眼睛,和魔眼發出一聲像是魔鬼的聲音。

  玄塵不得不再次堵住耳朵。

  她靠在樹藤上,難以忍受的痛苦之音。漸漸的,聲音消失了。等到一切都安靜下來,奎尼的身體萎縮成一個皮包骨,瘦的像一把柴火。佝僂在那邊捂著魔眼,從眼窩里流出了一潭腐爛的泥漿。

  白霧在湖面上變成天鹿獸的樣子,拍打著翅膀,輕盈的跳落到地面,它很高大,頂著一對兒葉繁枝茂的犄角走來。

  玄塵……

  一個聲音在腦海里說。

  玄塵吃驚的盯著天鹿獸的幻影。

  白霧散開,又凝聚成一個高大的半神。半透明的霧氣閃著淡淡的光,他手指交叉的垂在身前,眼角有幾道深陷的皺紋。即便他是一個靈魂,玄塵也認出來他是誰。白法的銀色頭發還是明亮的,猶如黑夜里的一條柔軟的銀河。

  “白法,真的是你,你怎么出來的,你和那些靈魂一樣被困在詛咒之樹里嗎?”玄塵激動的語無倫次。

  但是,靈魂是很難與凡人溝通的。

  煙消云散后,樹冠下所有的怨恨都平息了。銀光朦朧的白法化作一束白光穿過玄塵,最后匯聚到涅凡的身體里。

  玄塵驚慌的后退幾步,她打量著蒼白的涅凡。

  然后,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冰色的樹藤變成發光的銀色,一枝新芽攀附在涅凡的傷口。血液流回,從樹根慢慢的逆流而上,回到他的腹部。渲染在衣服上的血液漸漸的消失了,如春回大地,他蒼白的臉、毫無血色的唇逐漸變得紅潤。黑色的短發像是被潑了一盆銀粉,從發根蔓延到發梢,變成了銀白色。

  涅凡緩慢的睜開眼睛。但是,他的雙瞳變了,變成了一雙半神的灰瞳……

  玄塵瞪著他,她覺得這種神情是……

  “白法……”玄塵咕噥道。

  她驚訝的望著那雙縈繞著銀光的身軀。“你不是……我是說涅凡不是被奎尼殺死了嗎?怎么變成了……”

  “他擁有我的心,一顆具有神力的半神之心。”藤蔓松懈,他走下冰樹。

  玄塵驚的合不攏嘴。

  那神情她記憶猶新,在重云顛囚禁的日子里,白法通常都會露出這種銳利的目光。

  “你用我的心救了涅凡。”白法說。“我想這是命運賜予我最后的一次機會……來救贖我的罪惡之行。”

  玄塵張開嘴,完全不知道說什么。

  “之前我不能控制自己的行為,直到我剜出心臟,才讓那只魔眼跟我一同死去。”他平緩的說。“在那之前我必須按照魔眼的旨意尋找魔晶,可它控制不了我選擇殺死自己。但我沒有想到……月塔里已經有人被種上魔眼了,潛伏在月魂族里,等待我拿到魔晶,釋放它的力量。”

  “你說奎尼?”玄塵看向抖動的小小身軀。

  “魔眼在指揮奎尼的意志,我們必須做,無法反抗。”白法厭惡的看了一眼。

  玄塵警惕的向后退了半步。“你在被種上魔眼之前,就已經替他們尋找魔晶了,不是嗎?你在月塔里都承認了你的罪行,你是為了魔晶才從行刑者的劍下救我一命。你放我走……是為了讓我回到北方尋找涅凡。”她喘著粗氣說。“讓我帶涅凡回到玄武城,就是為了魔晶……”

  “玄塵,你所看到的只是表象。”

  “可是,你那個時候沒有魔眼。”

  “我是受人脅迫,直到你的出現改變了我的立場。”白法說。“放走你是我自愿的,不是為了魔晶。他們發現我叛變了,才給我種上的魔眼。在月塔里說的那番話不是全部的真相,我當時有魔眼,控制著我的思想和行為……”

  “你的意思是說……你當時在撒謊……”玄塵感覺到有點糊涂。

  “言不由衷,魔眼會告訴它的主人,它所聽到的。”

  “那好,既然你說你是受人脅迫,那我又是怎么改變了你的立場?”

  “玄塵,你記住要永遠把自己藏起來。”白法溫和的說。“你和涅凡生活在結界之下,永生不要走出這里。你謹記一點,永遠不能去招惹……半神。”

  玄塵驚呆的盯著白法,她覺得他沒把話說完。

  “我進入過你的記憶,看到了你的很多的經歷。”白法說。

  “你是說我失去的記憶嗎?”玄塵激動的聲音都在顫抖。

  “閉上眼睛,我告訴你。”他說。

  玄塵照做了。

  白法將手伸向她的額頭,玄塵立刻明白要做什么了。玄塵安靜的站在那,等待著即將出現在腦海中的景象。

  玄塵的意識開始下墜,她感覺手里的劍滑落了,發出一聲清脆的摔落。她的整個身體和思想都陷入一種輕飄飄的感覺里。在一片漆黑中,有人在大喊。

  “快出來……這里很危險……別鬧了……求你們……”

  眼前出現了一些亮光,她發現這里是永生樹林,她在跑,氣喘吁吁的。然后,聽到了一個藏在樹林后的笑聲,一個清脆的女聲。

  “我在這……”

  “快出來,別鬧了……”男人有點惱怒的呵斥說。

  玄塵這才聽出來,這是白法的聲音。她穿著白色的長袍,皮膚白皙,銀色的頭發規矩的扎在后腦勺。她進入的是白法的記憶,在用白法的視角窺探記憶。

  白法很生氣,他朝樹林的影子怒斥說。“出來,別胡鬧,都什么時候了。這里很危險,如果讓人發現……”

  “好了,我們出來了。”

  一個女人牽著一個短發小孩從樹后走出來。女人穿著一條白色長裙,長發扎成一個馬尾,左手長滿了鱗片。

  眼前的女人著實讓進入夢境的玄塵大吃一驚,她看到的正是她自己。

  而旁邊的孩子,是半神族。毛茸茸的灰眼睛,一頭的銀色短發。穿著繡滿花朵的銀色小裙子,這是一個女孩。

  “我的寶貝……我的小女兒……過來……讓我看看你……”白法大步上前,嚇得小女孩向后退縮。

  白法停住了,狂亂的心跳聲很清晰。在這一刻,白法一定很難過,因為他的小女兒怕他。

  “她在永生樹里困的太久,可能有些緊張,別擔心,她剛才還偷偷的告訴我……她想你……”玄塵把小女孩推向白法。“別怕,他是你父親。”

  白法一把抱住了小女孩。

  他跪在地上,不停地親吻著他的女兒,眼角濕熱,他在用這種方式表達著他的疼愛。

  “對不起,是我的錯,是我讓你遭受永生樹的折磨。”白法聲音發抖的對女兒說。

  “她被活生生的困在永生樹里,日復一日的遭受折磨。他們太殘忍了,竟然把一個活著的孩子放進永生樹。”

  “我沒有辦法不按照旨意去做,我不能放棄我的女兒。”白法緩了緩,閉上眼睛深吸一口。“現在,我不再受到他們的脅迫。我會幫你毀掉天眼,這是我當初對你的承諾。”

  “還有一件重要的事,需要你的幫助。”玄塵點了點額頭。“幫我毀掉我的記憶,不要讓任何人看到我的記憶,包括我自己。如果我還能活下來,毀掉天眼后神王會認為是我做的。我希望在審判我的時候,你能帶著你的女兒遠走高飛。”